从宋初始祖张质公辞官,碾转新昌,最后在里岙建村居住安顿以来,已有九百多年的历史。官宦之后,崇尚书香农耕自足的张氏家族,在这漫长的历史变迁中,累积了不少文化古迹,形成了自己特有的一些村规习俗文化。其中保存最完善的有五百多年历史的双枝庙,二百多年历史的孝友堂,当代著名学者张明养故居“三鉴堂”等。村里飞凤祠内戏台还完整保留了光绪时期的彩绘,2007年被列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。村中还有方孝孺讲学处,下横山村东之双溪斗岩潭,村民也叫它尽忠潭,这是明人张岵公殉难处。里岙多的是桥,有双涧桥、老岙桥、新岙桥、唐山桥等,古桥似虹,横跨溪上,几乎记载了整个里岙的发展史。飞凤祠、紫金岩塔、花车门、六马墙,都各具特色,有很长的历史和艺术价值。

双枝庙

位于里岙咽喉处。出入里岙的村民及访客都要路过这座庙。双枝庙最早于明正德年间(公元1505至1521年)由张姓族人张廷玉和张世赏负责兴建,初名灵隐庙,前后二进五开间,殿堂檐角高翘,两厢精雕细刻,戏台藻井娥罗结顶。

明代万历年间(公元1573至1619年),灵隐庙需要修缮,后期迁入里岙的竺氏和孔氏也参与出资,修缮后的庙名改为“双枝庙”。双枝庙成为所有里岙人的祖庙。里岙人包括张、竺、孔三姓族人,但是不包括双枝庙外近邻的俞家和陈家的俞、陈两姓村民。当地人用一句顺口溜 “张竺孔三姓,俞陈不在内” 来概括这种情况。但是因为俞家和陈家地理位置非常靠近,经常被人们把它们混在里岙一起。

民国元年(公元1911年)双枝庙重建了戏台,民国二十二年(1933年)贞宣等人重修了大殿。共产党革命又把庙里的菩萨、罗汉毁之以尽。二十世纪八、九十年代,共产党对宗教政策开放后,村里的族人又凑资重塑菩萨和罗汉,修缮戏台和厢房以及壁画,使之恢复原貌。这里庙壁的人物彩绘鲜艳,廊檐木榫繁复精美。庙中的古戏台也是雕梁画栋,极其精致,螺旋穹隆式藻井,正中缀有八卦铜镜;戏台正中画一麒麟,旁有双虎相搏、童子踢球、双鱼嬉水、双鹿逢春等图案。柱联为:“一曲阳春唤醒今古梦,两班面目演尽忠奸情”,“价值千金春一刻,愁消万古曲三终”。

双枝庙再次修缮后,来庙里求神拜佛的人越来越多,名声远扬。甚至有来自上海、宁波等远方香客来此烧香拜佛求签。据说这里求的签非常准。双枝庙也是村里人新年求头香之处,村人相信求得新年头柱香,可以得到整年的好运气。

要说双枝庙最独特,最有趣的是庙正门的对联,是原国民党浙江省主席、北伐军师长张再祥[注一]所撰。该联如是写道:作事多端入庙烧香焉有益,问心无愧见神不拜又何妨。 这样独特的对联,不仅任何其他庙宇,祖祠不敢为之,也揭示了里岙人除了知书达理以外,还有豁达、开明的胸怀。

1943年初夏日军进扰柏坑,奉化一中师生为躲避日军的骚扰,于八月迁至清潭村,借用“双枝庙”和“张氏宗祠:飞凤祠”为校舍,直至1945年八月抗日战争胜利。这是崇尚读书为上的清潭人助人为善的一个典型例子。


[注一]:北伐时期国民党第一任浙江省主席是元老张静江(1877-1950),以后历任主席或省长也没有人叫张再祥的。北伐军师长级长官中也没有叫张再祥的人。很可能人名是误传,因为当地乡下人都讲方言,没有记录;抑或此人的台头是后人给的贴金,不是事实,但难以得到考证。


更多见下一页